丈夫从桂林电子工业大学毕业,2013年是20周年纪念,他们班24人从四面八方回到母校,见证这20年变迁.变迁的除了桂林的大街小巷,还有当年懵懂少年到现在的孩子他爹他娘.丈夫回来后余兴未衰,在我面前大侃哥们的啤酒肚,游泳圈,炫耀他依然可见的肌肉.他唯一遗憾的是,当年在桂林读书,因为穷,没有去阳朔看看,而20年后,再赶到桂林,却因为没有时间,再次与阳朔擦肩而过.

3个月后,我结束了18年的工作,决定去阳朔,帮丈夫看看,那桂林山水甲天下,而阳朔山水甲桂林的奇景.

在阳朔的卓悦中英文书院,我认识了美国人吉姆,在他最多只会说”谢谢””不要”的汉语水平的情况下,我艰苦且好奇地的弄明白了,他到中国来的原因.他随身携带着许多关于灵渠的小卡片.说实在话,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官方研究灵渠的学者,而那天我也是生平第一次听说灵渠,但我并没有更多地从他的英语中了解到灵渠. 我在百度中仔细地研究了一下灵渠,心中的惭愧与震撼至今萦绕于我的脑际.吉姆因为在大学时代接触了中国的灵渠,40多年后,在他68岁那年终于得偿夙愿,来到中国想亲眼看看他牵挂了半个世纪的灵渠.

我自告奋勇做他的向导或者说翻译,他那汉语水平实在是让人怀疑他是否能找到兴安镇,灵渠的所在地.我们出发前先说好,所有的费用AA制,4天的旅程其中一天在桂林,这一天属于我的.我要去看看象鼻山,这个在小学课本就出现的美景一直是我孩提时梦想.路过桂林时也没有时间去看看,趁去兴安灵渠的机会,我乘船在象鼻山左右转了一圈,说实话,当我靠近象鼻山时,我觉得那山实在不像大象,反而更像一只古老的恐龙.

带着这种略略的失望,我们去了兴安,当然,以我的英语水平,相信吉姆是不太明白我的感受的.

23元的汽车票,2小时车程,我们就到了兴安,刚进入兴安门户,就有一座雄伟的秦始皇出巡的巨大石雕开始诉说兴安与秦始皇的关联.灵渠------当时他统一中国的最后一个伟大工程.雕像中的秦始皇一看就胸怀大志,跋扈飞扬.



当时是上午11点多钟,我们把行李寄放在酒店大堂,则步行去灵渠,按照网上的介绍,该酒店离灵渠不足两公里.途中,我们的中餐是米粉,4元一份.后来我才知道,兴安灵渠竟然是米粉的发源地,2200多年前,北方将士到南方来修灵渠时,由于想恋故乡的面食,聪明的古人就用米做成面条,安慰远在天涯的将士。如果我知道这个典故再早点儿,相信我,我会在兴安多吃些米粉,可惜我不知道,我把米粉发源地的米粉就那样稀里糊涂的吞下去了,没有用心体会这2200年传承的味道,害得我还想去吃米粉,找个几百年前就在经营米粉的老铺。

进入灵渠,当地人不需要票,他们只需要出示身份证就可以了。当时的我,只是陪着老外来,不知道灵渠具体什么样,也没有敬畏之心,走走看看。考虑到我们这几天都是来研究灵渠的,我试探着与售票员谈谈吉姆的灵渠故事,看看明天能否让我们直接进来,不用再买票了,60元每人呢。在苏州,这一定是个行不通的故事,而在灵渠,那个售票的小美女真相信了吉姆的灵渠故事,答应会为我们申请次日不购票的申请,还记下了我的名字与电话号码并告诉我们她明天休息,会有人处理此事。

那一刻,我走进了灵渠,那个远在西安的秦始皇,那个修了万里长城的秦始皇,那个修了郑国渠的秦始皇怎么还在南方的百越之地修了一个34公里的运河,连起了湘桂运河,做了世界连接两江的典范,创了先河,至今依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靠肩挑手扛,靠一盆水和几条长线作为测量仪,竟然把两条落差巨大的江连接起来,那个水闸竟然是世界水闸的鼻祖,连巴拿马运河上的船闸也是抄袭咋们灵渠的,这么爽的事,我是从灵渠还来后多方学习了解才知道的。

这一切都是后来才切身体会到的,当我们走进灵渠,吉姆如痴如醉,我看到他在祈祷什么,但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奇怪着,哪知道,如果再给我一次走进灵渠的机会,我也会在灵渠边深情地祈祷,这条运河,孕育的智慧,诉说着祖先无限的辛劳,让我一再陶醉也一再心碎。

吉姆在用心丈量着眼前的灵渠与他想象中灵渠的区别与联系,最终,想象与记忆终于与眼前的灵渠合二为一.他确认了眼前的分流铧嘴后,觉得再往前面应该有个水库,于是我们一直沿着铧嘴的指向向前走.路过旁边有个小庙,我们忍不住走进去看看.里面厅不算大,但干净整洁,在地藏菩萨的供像前,我看到了大愿菩萨的那个座右铭:众生渡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拼凑了很多我懂的英语单词,想让吉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可能多少知道了一些吧.回想灵渠2000多年来默默无闻地在这里吞吐四海物资,渡尽万千船只,这不正是地藏菩萨的誓言吗。直到80多年前湘桂铁路通车,水运改为火车运输,灵渠是否就算大功告成,功成身退呢。就像地藏菩萨一样,众生渡尽,方证菩提。

我们向走了很久,一直走到一个村庄里,也没有看到吉姆想象中的水库。但沿途的秋收风景融入悠长的小河里,十分安宁平静。村民十分有兴趣地看着吉姆,可能来这里的老外不多,他告诉我们水库离这里很远,似乎不是能够步行到达的距离,需要回头向另一个方向走,且告诉我们这条河前面已经不适合走了,没有路了。我十分不明白没有路的具体意思,但我们回头了,在村名告诉我该转弯向着水库的方向,我们登上了一个像山坡一样的高土堆上,希望能看到水库的信息,然而似乎太远,我们看到的是村庄和偶尔过往的骑着电动车行人。而我们登上的这个土坡后来我才知道那是2000多年前秦将士为保护灵渠修葺的城墙,那里的夯土是2000多年前就做好的,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一直没有拆除的原因吧。如果说相见恨晚,那我此时的感受是你在我面前,而我却视而不见,这是多么笨的一种愚昧无知呀。


回到灵渠景区,才知道那边的村民应该有其它的路绕过灵渠收票景区,不然我们刚才不可能没有看到景区的出口就直接走到了一个村庄,又原路回来了。

简单地说,灵渠有一条34公里的南渠和约3公里的北渠,我至今不知道我见到过北渠没有,或者我见到了也不知道她是北渠,南渠我是沿着她走过,景区里的一段我走了两次,而出城后的南渠,我们也走了大约10公里,这是第三天和第四天的行程了。

在景区里的南渠保护完好,水流轻缓,水草悠悠地荡在水里,清晰可见。时而有游人泛舟而过,传来悠长雅致的古筝声,这是景区的经营项目,好看,但想到是被经营的,则不免飘过一阵愁绪。

在铧嘴上看到蒋介石先生携夫人来时立的碑:湘漓分派,对联为:卸帆乃是挂帆时,逆水而来顺水去,横批:天下奇观。吉姆问我什么意思,我看了半天,由于实在不知道铧嘴的妙处何在,加之蒋先生当年和毛主席的恩怨,再看看汉语原意也是感觉自相矛盾,再估摸了一下心里知道的英语单词,我干脆说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蒋先生当年用简短的话概括了灵渠的灵,是铧嘴(一种像犁铧一样的尖嘴建筑)将湘江水三七分,三分水经南渠流入漓江,七分水经北渠还回湘江。只可惜我们只能去想象铧嘴当年如何在涛涛的湘江水中拦下30%的水量载船从湘江去漓江方向,而把剩余70%的湘江水经过3公里的北渠还给了湘江。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鬼斧神工的设计计算和开凿发生早于孟姜女哭长城的时代且惠泽后代两千多年。

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在课本上没有学到,为什么踏入社会这么多年在旅游手册上也没有看到推荐,为什么象鼻山如此平凡却载入了小学课本,离她70公里远的灵渠竟然无人问津。是我们祖先建造了太多人间奇迹?还是蒋先生比毛主席先一步到这里,让灵渠默默无闻。

兴安人为了让世人了解灵渠,组织专家申请世界遗产,目前正在进行中。以灵渠独有的科技和改造自然而又融入自然的精神,我相信灵渠会被世界遗产组织承认,并且举世界之力保护灵渠。

我们沿着水街经过泄水天平,现在来看,泄水天平是一个理当然的设计,家里厨房里的洗菜的水槽也有这个设计,水漫过一个孔则流入下水道,让水在无人管理的情况下不至于漫到家里的地板上。2000多年前,祖先就用这个方法把湘江水在引入漓江时,多余的水还回湘江。用弯弯曲曲的河道阻止湍急的水流,保证船只安全通行。水槽的原理只是我的联想,连接五湖四海的两江水系,古人以敬天爱人的疏通驯服的方式做到了,从而管理涛涛江河数千年。

水少的季节,船行困难,聪明的古人则发明了用草席等东西阻挡河流,蓄水行船,这个想法在现在看来也是理所当然,我们享受着祖先的发明创造给生活带来的便利与富足却忘了感激祖先在那个艰难时代付出的生命和血汗。

很快,我就要走出灵渠景区了,清澈的灵渠水流出景区大门,一直向西流去,眼看天气渐晚,悠悠灵渠在两岸灯笼的红光中显得安静而妩媚,感觉路边行人的说话声都小了很多,似乎怕打扰了灵渠的安静。我们走到了万里桥,左边看到现代都市气息的街道。我们决定第二天再来。


我们住的酒店也似乎与水有关,名都水汇酒店,该酒店十分上档次,价格却很实在,一天130元含自助早餐,早餐中有我喜欢的杂粮包。

酒店前面是一个大广场,有小孩滑冰,好几组广场舞,当然少不了文明世界的大妈广场舞,还有小吃烧烤等,从10楼酒店的窗外看过去数百人的场面十分壮观。让人欣慰的是大约9:30,音乐息了,人群散去,小吃也准时收摊。还好我们赶在小吃收摊之前吃了一份炒粉,大概6元钱,我喜欢里面放的小青菜,吉姆至今还恋恋不忘那个小吃摊的炒河粉好吃。

我们在大堂了解了自行车租赁的地方,当晚就去离酒店不远的体育中心了解自行车租赁,我们希望明天用自行车代替步行,这一去让我么了解到一个关于灵渠的好消息,店老板告诉我们,灵渠沿岸修了一条7公里的自行车绿道。我们决定在第三天步行这个绿道,欣赏灵渠沿途风景,正好是回桂林方向。时隔一年之后的今天我知道灵渠南渠的自行车绿道已经全线贯通,全长28公里,2013年11月的时候只有7公里。我一定要去再看看这条沿着灵渠而建的自行车道,其实我更想恋的是灵渠。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吃完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去提取了昨天谈好的山地自行车(40元一天),再次来到灵渠。提到门票问题,我找到售票处,告诉她我们是来研究灵渠的,昨天有讲过的,那个姑娘要我说出我的电话号码,当我说出来后,她真的亲自出来拿开那个轧机轴,让我们把自行车也推进来了,她还告诉我哪些地方是有录像监视的,可以放在哪里。秀美灵渠孕育的服务文化让我十分满足和感慨。

说到门票,今天刚进去没有多久,就有两个保安要查票,可能看到吉姆是个外国人。我说昨天没见你们查票呢?保安说本地村民是不需要票的,所以他们的工作就是随机查票。我告诉他我是你们景区打开门请我进来的,我没有票。保安用对讲机向大门口确认后对我说,那就没问题了!吉姆看到保安找我,跑过来问发生什么事,我没有解释那么多告诉他没有他的事,他就跑去忙着照相了,今天他带了大相机过来。昨天我们只是用手机随便照了许多相片。

为了照到灵渠铧嘴和大小天平的全部,我们跑到旁边山上的亭子最高层,风挺大的,眼前的大小天平像两只翅膀托起铧嘴犹如一只大鸟展翅飞翔在绿树丛林中,带起南渠北渠波光粼粼的水花。安宁祥和而内敛的灵渠,依然在我脑海中展现出当年设计的智慧,修建的艰辛,和南来北往通商的繁华景象。

自铁路运输替代船运,灵渠退休已经80年了,当年的景象一去不复返!

我们骑着自行车走出灵渠景区,一路向西,沿着灵渠南渠追寻,看到的景象十分心痛,有人在河边洗车,脏水又流进灵渠。灵渠流过农家的门前,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景象呀,人们在灵渠里洗衣服,但我也看见有些菜地甚至厕所的脏水直接排向灵渠。在城乡结合地带,灵渠消失在一条宽阔的马路下面,被一个巨大的下水管道接到对面,再往外走,灵渠可以说是满目疮痍,有的被菜地侵蚀,有的一部分被房屋覆盖,或卸的砂石也占用灵渠渠道,你都无法相信这个就是当年吞吐百万船只连接湘漓两江的唯一航道。

漫天灰尘,大汽车一辆接一辆开过来,让人睁不开眼睛,也找不到灵渠流去哪里了,在一排房屋的后面,追随而来的我们不知道这个小河到底是不是灵渠,我问了旁边一个小伙,这个是灵渠吗,流到哪儿去了,他说不知道,只知道那边还有这种河!他手指着马路对面的远去。我想起了第一天进入兴安门户时的秦始皇雕像,便问他,你们应该有个秦始皇雕像的,在哪里?他说我们就只有这一个雕像。他的手指了一下眼前。我回头看了看,我真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大的雕像就在我的眼前大概50米远的地方,我却没有看见,吉姆也没有看见。我觉得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就是灰尘太大,让你没有办法到处多看看。我相信吉姆至今也在奇怪为什么那么大的雕像就在我们的眼前,我们却没有看见。那种漫天灰尘让我忘记不了,昨天我还想在灵渠边安家,而此时的景象一下子颠覆了包括今天早上我看到的美景和想象,灵渠,此时是臭水沟。 还有小孩和老人在路边走动,我真的为他们担心。眼睛也没法睁开,吉姆依然用他的专业相机走远走近的照了很多像,我匆匆照了几张照片就不肯动了,背对着大风吹来的方向躲起来。

我们草草地结束了探险,回到兴安镇内,空气好了很多,又回到钱万里桥上休息,拿出自带的啤酒喝了起来,吉姆说,这是暖和的啤酒。是,Warm beer,用汉语就是热啤酒或暖和的啤酒,其实中国人会说不冰的啤酒。

今天见证的灵渠是冰火两重天,一段被保护起来,收费才能游玩,一段流出兴安县城,成了臭水沟,我知道有很多爱灵渠的人,尊重灵渠的人会十分吃惊我说灵渠是臭水沟,但有一段真的十分糟糕,大概1.5公里的距离吧,在城乡结合处。

第三天也是我们计划在灵渠的最后一天,我们吃完早餐,退房.找了个的士去兴安绿道,这是一条新开辟的沿灵渠南渠而建的自行车专用道,昨天自行车租赁店的老板告诉我们的.其实我不知道兴安绿道的起点在哪里,的士司机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要了我们25元,而绿道居然秦始皇雕像不过100米远的距离。

我们很快忘掉了那浪费掉的25元,开始被眼前的灵渠南渠折服,这里的灵渠恢复了她那悠然宁静的气质,在秋天的田野里静静的伸向远方.沿途火红的桔子还有一片片的甘蔗让我十分兴奋,还在一个村庄边看到一口井,用人工按压出水,我儿时的家乡也用这种方法取水。

吉姆一直在仔细地寻找着什么,他有时也说了一些我并不十分清楚的话,我相信我懂了他话中英语的意思,但在于灵渠的意思我当时并没有懂.我记得他在一个巨石边上照相,说这个就是了,我当时想这么大的石头怎么会方方正正地磨出这么个大坑呢?也没有再往心里去.回来了解了之后才知道这就是陡存在的证明,那个坑是守陡的陡军拦水的木棍在巨石上磨出来的痕迹.这个坑有20多厘米宽吧,要多少万次的摩擦才能在巨石上磨到这个程度呀。


沿途有好几座山变为采石的工厂,风吹过来,扬起阵阵沙土,他们可能开山采石筑路,就地取材地修了这个自行车道.然而,山被挖得面目全非,感觉大雨的话必然形成泥石流,我这个家庭妇女都知道的道理,难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吗?这不是故意让灵渠心碎吗.

由于当时看到喀斯特地貌的山被破坏,我十分难受,不肯照相.以至于我现在想有一张山被挖得一边青翠一边沙石裸露的证明也找不到。看来以后看到好的要照相,看到不好的也应该照下来,为了有一张青山被开采的照片,我今天8月份准备再去一趟灵渠的,当时已经在武汉了,女儿说发烧头疼,我不得已赶回来,没有去到灵渠。机缘允许,我还会去看灵渠,把看到的好的坏的都要照相回来,让大家一起了解千年灵渠的欢喜与忧愁。

2013年11月,当时的兴安绿道只修了7公里,我们大约3个小时就走完了。看着灵渠在向田野间流去,我们实在舍不得离她而去,在狭窄的田埂上跟着灵渠走了很远,实在有些不好落脚,我们不得已离开灵渠,向旁边的村庄走去。心中祈祷绿道快点修好,我一定要走完整个灵渠。


刚进村口,就看到一个老人在用一个十分古老但灵巧的机器剥玉米,这个机器不用电源,把晒干的玉米棒放进机器的上端,转动把手,玉米就在机器里与玉米棒分开,出机器时就只剩下玉米棒了。好可爱的机器呀,可惜我当时就只知道和这个和善的老人聊天,忘了应该给他照张照片,我感觉吉姆好像有照相,过几天我问问他。然而在与老人聊天时,我有些伤感,他告诉我他64岁了,(或者66岁,一年前的事了,我突然不确定了。)太老了,没有地方要他工作,他就自己在家里种点玉米,看看家。黑瘦的老人,双手粗糙,一看就知道操劳一生,他只知道灵渠要修绿道了。而我身边的吉姆,背不驼,腰不弯,68岁了还到中国来探访灵渠。我无意批评任何人,但我伤感眼前的老人给我的映像是一生劳碌,到老了还要担心找工作。而吉姆却能不远万里,追寻梦想!

自离开灵渠,我也有了梦想!

感谢灵渠,感谢吉姆!



   邂逅灵渠

     灵渠之殇

灵渠魔术交通运

世界上第一个轮廓运输运河,公元前214年